RSS

六一随想

01 Jun

写在前面:本文系忙里偷闲之作,没有做太多的修改,内容难免显得有点杂乱,涉及到的事件时空也可能交错、混乱,不过应该不影响理解。还有就是虽然题目叫“六一随想”,但是其实内容跟六一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回忆一些童年是事情。
人物介绍:C:男,小时候的死党,比我大一岁(当我知道这一事实的时候似乎有点难以接受,有点小郁闷),怎么认识的我也不知道了(应该是出生之后没几天吧);W:男,同C;K:男,可能因为年龄比我们大一点儿,所以玩得不太多,当过兵,去年刚结婚;B:女,八零后,算是看着我长大的,小时候经常用尽各种办法来耍我、捉弄我、欺负我,不过后来才知道,其实论辈分,她得叫我叔,因为我跟她爸是一辈的;D:我姐;Q:女,比我小一岁,青梅竹马?我不承认;Y:女,小学同学,关系相对比较亲密(暧昧你个头!);F:女,小学时候的同桌;J:大龄男青年;G:大龄女青年。
该从哪里说起嘞,其实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了。就知道小时候特喜欢各种虫子,蛐蛐、纺织娘、萤火虫…然后我爸晚上就带我去后面的小树林里捉(应该是算是很快乐的回忆)。不过后来因为被一只硬壳的大黑虫蛰了,大哭了一场之后就再也不敢玩虫了,就连现在对那种硬壳的黑虫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是完全不记得这些事情了,这些都是听我爸妈口述的)
还有就是我小时候从来就像某些孩子一样研究过“我从哪里来?”这类问题,不知道为啥,可能觉得无所谓吧(看来我小时候就有了“存在即合理”的哲学思想)
再大一点就是……应该就是刚会走路那会儿吧,我真的不记得那会儿我整天都在干嘛了,关于这段时期,听我妈说就是“经常上当”,邻居家的B老是来耍我,各种忽悠各种骗,有次把我抱到她家那只老母猪旁边,吓得我当时就大哭,那个惊恐啊~据说之后我就发烧了,躺在床上几天没有起来。虽然B经常来捉弄我(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大姑娘把一小男孩吓到哭然后哈哈大笑的情景),但是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尽管每次都上当、被吓、被骗,但是却还是“乐此不疲”,每次都是“愿者上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纯真无邪?)
关于B,我还想说几句,当然这是后话了,作为80后的她,现在的生活不是很顺利,那个不负责任的男朋友也离她而去了,现在是一个人带着小孩,真的希望她能够早日找到如意郎君,生活幸福。
在大一点么其实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就是跟C、B一起玩,因为住得比较近,当时我们仨就一直呆在一位大妈家里,大妈的两个儿子都出去了,一个人在家,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每天都汇集在她家的,反正就是在那儿谈天说地,听阿婆讲各种事情,后来记得有一段时间阿婆的一个儿子因为除了车祸回家休养,我们就又多了一位玩伴。
记得当时在大妈家最囧的一件事,她家门口有个水泥的管子,然后我就特皮,在里边儿玩蹲起,结果一下蹲下去卡住了,一使劲就疼,那个急啊!然后就大哭大叫,阿婆急了,去叫人来把我解救“出来”,幸好等到有人来的时候我已经自己拔出来了。抹着眼泪笑呢(我妈说的,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不在大妈家玩,那时候B已经开始上学了,跟我们玩儿的时间也很少了,忘了说了,W君当时跟我玩得也挺多的,不过就是因为住的比较远了,所以机会不是很多。记得当时J哥哥家有电脑,于是必然的,我们几个男孩子就整天往他家跑,玩各种游戏,看各种电影,所以我就有幸成为了小小年纪就看过《泰坦尼克号》的典范,不过我得承认,当时完全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那电影在讲些啥,只是跟着J哥哥一起看,然后就是极品飞车,生化危机……对了,还有G姐姐,她就住J哥哥隔壁,也经常来跟我们几个小孩子玩,当然J哥哥跟G姐姐的关系也很不错。记得有一次,J哥哥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张G姐姐的靓照,然后就送进了扫描仪,然户就是……各种PS,根据我们几个小朋友的建议,加上了胡子、“美人痣”……当然,效果可想而知。。。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被G姐姐看到了这张照片。。。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说道G姐姐,插播一句,其实我记得不是很清楚,算是我妈八卦的吧,她说我小时候老是说G姐姐好漂亮,吵着闹着要娶G姐姐回家做老婆。。。囧。。。这事儿我真不知道。
后来的后来么就是,J哥哥有了女朋友,然后我们几个就不好意思再往他家跑了。至于G姐姐么也当了老师,后来么也有了男朋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了K君,然后就是我、K君、C君、W君四人帮,当时真的是过的相当充实,踢足球,放风筝,游泳……这些就不多说了,其实最多的还是一起去钓鱼,因为是江南水乡,水比较多,我们经常相约出去钓鱼,记得有一段时间还发明了一种暗号,就是发出特别的声音,然后听到了再回,当然声音里面是有意思的,不过现在也忘了具体是怎样做的,起先是用来对付W君他奶奶的,因为他奶奶老是不让他出来跟我们玩儿,要是直接去他家叫他肯定会被他奶奶给和谐掉的。
钓鱼的话其实也没啥说的,说是说钓鱼,其实现在想想,好玩儿的不是钓鱼,而是大家坐在湖边说话,各种话题,老是有说不完的话,不过鱼还是少不了的,经常能够满载而归。
还有当时的鱼塘都是私人所有的,不允许随便钓鱼的,可是我们几个却偏偏就是偷偷地去钓,然后就是……各种大灰狼(就是那种凶神恶煞的看门狗)各种大白鹅(说是说鹅,不过相当猛的,很有杀伤力的)。没少吃它们的苦头,还有最严重的就是被池塘主人发现了,追着跑~
不过不知道是运气比较背还是怎么着的,我因为钓鱼两次掉到河里去,一次是在船上,上岸的时候一脚踩空,噗通~还有一次是在岸上,我以为下面还有一级台阶,结果竟然没有了,又是噗通~
其实因为是在农村,球类运动不是很多,足球的话踢过几次,都是像在泥里打滚,回来的时候整个一泥人(我妈原话)。弄脏了衣服难免会挨骂,所以也就很少玩了。
以前我们那边还有一种活动就是出去烧野草(可能算是地方的一种习俗吧,有一天是特意这样的,寓意是来年丰收)。然后我们几个就出去四处“放火”,有次是把人家的柴垛给烧着了,那个逃命逃的啊。。。后来就是一顿臭骂。期间我也很糗,因为烧着了烟太浓了,睁不开眼睛,只好闭着眼睛往前跑,没想到一脚踩空,掉沟里去了。。。那个糗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那种街机房,然后就是各种疯狂,也认识了很多人,我们四个也经常一起出去玩,记得有次是骑单车汽了有三四个小时到别的镇上一大型的街机房去玩,然后就是一天没有回家,中饭是在某人家里吃的(那人一个人住),菜什么的是拼了钱去街上买的,记得当时他家隔壁有棵枇杷树,我们几个也忍不住……呵呵,你懂得。晚上回家,结果可想而知,父母找了我一天,愣是没找着我去哪儿了,急死。。。
好吧,我承认,我故意漏掉了某个人,她就是Q,其实她也是很小就和我们在一起玩的,是的,就她一个女的。不过……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跟她磁场不合还是怎么着的,经常会吵起来。她的性格么也是那种很强悍的那种,有时候还欺负我姐姐(也就是D),然后我就跟她吵了,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姐姐脾气太好了,经常让着我们几个小孩子,可是偏偏那Q就不知天高地厚。反正说到底我一向对她很反感,不过无奈,住得近,抬头不见低头见。小学是同一所。说到小学,我又想起件事儿,也就是我同桌F,有次不知道怎么也跟她吵了起来,后来被班主任知道就……完了,事情闹大了,然后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的,就是说我打她,我……那天放学时候班主任就把我留校了,教育我要怎么怎么样。然后我回家,庆幸着父母不知道这件事,可是没想到一回到家父母就问我今天在学校怎么怎么。。。后来才知道,原来又是Q搞的鬼,她一放学就来我家把我的恶行告诉了我爸妈。当时那个恨啊、怒啊。
后来小学升初中,因为初中有好多班(共7个),以为终于可以摆脱Q的魔爪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跟我分在了一个班。天亡我也~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初中就很少跟她说话了,渐渐疏远了,后来么就是经过我得不懈努力,终于在初二的时候提前告别了Q所在的中学。
再来说说Y,她也是我小学同学,开始挺陌生的,不知道从几年级开始渐渐熟悉,然后就是经常一起出去吃东西,一起做作业啥的。当然,小学了嘛,很多人都懂事了,所以少不了一些流言蜚语,不过我们倒是无所谓,反正玩得开心就可以了,还是一样,流言蜚语还是通过Q传到了我爸妈的耳朵了,不过我爸妈倒是挺开明,还经常拿这件是来八卦几下呢。
又要插播一段,说的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信: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不知道有木有记错,不是五年级就是四年级),因为当时基本没人写信啥的,就连学校里有没有收发室都不知道,后来貌似是一个老师给我的,当时引起了班级里小范围的围观,我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了,反正特奇怪。写信的是一外地的女孩(我敢确定我不认识她,之前也没有见过她,没有过任何交流),第一感觉就是搞错了,可是收信人明明就是写的我的名字啊,看了信的内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确认了一点——没有搞错,是写给我的,里边儿还有一张自我介绍的小卡片。看了下,是一个初二的大姐姐。然后…然后就木有然后了(我也不记得了,反正之后就没人提起这件事了,我也没去想它了)
也是初中分班,我和Y分在了两个班,所以生活也就很少有交集了,就算是路上碰到有时候也会故意装作不认识。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真的让我觉得无巧不成书。
那会儿是高中了(我和Y在两个不同的高中),我们分班刚换完宿舍,然后就接到个电话(是寝室的座机),要找原来在这寝室的一个人,我就告诉她他搬走了,不过巧的是我正好认识那个搬走的同学,然后就顺便问了一句:要不我帮你转告给他把。然后……当我听到她说自己名字的时候,真的是震惊了,原来就是Y啊!等到大家都搞清楚之后,真的是瞬间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后来就是聊天,聊天,聊天……一直聊到深夜。
貌似过了初中就不算是童年了吧~,高中就算越界,好吧,就写到这儿。
写在最后:写完才发现自己写的真的相当乱,希望不要影响阅读。不过仔细想想,这倒也挺符合这些记忆在我脑海里呈现的状态的,儿时的记忆,都已经一瓣一瓣地飘落,我只是随手捡起了几片,想要重新把它们放到我得Timeline上,真的很难、很难。最后,祝所有大朋友小朋友们都能过一个快乐的儿童节。

 
2 Comments

Posted by on June 1, 2011 in My Life

 

Tags:

2 responses to “六一随想

  1. nickey

    June 1, 2011 at 1:19 pm

    我发现你老是掉沟里~我们都老了呢~

     
    • Isaac

      June 3, 2011 at 11:47 am

      咦~你什么时候见我掉过沟里啊?老了么?不觉得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